当前位置:首页 > 瑜伽体式

从李雅轩阐述推手要领谈起

作者:睡前瑜伽网 阅读次数: 时间:2019-08-14 08:30:21

文章是朱殿蓉在台湾《太极拳杂志》第181期2009年2月和182期2009年4月刊登的。此文是在朱老师基于30多年的练拳体验和大量的考证基础之上完成的,发表之前曾经其师罗邦桢过目。文章推荐了学习太极拳的参考书目,并指出了陈龙骧、李敏弟夫妇出版的书中错误。

写此文的动机是看到《李雅轩杨氏太极推手诠真》书中有一段关于李雅轩先生阐述太极拳推手要领的长文而引起。笔者才疏学浅是没有资格讲评李雅轩大师的著作,而且又非常敬佩李大师对太极拳的创见和贡献,何况李大师又是太老师郑曼青先生的同门师兄。这次敢动笔写下此文只是想阐明一些事实,藉以助于维护李大师的崇高声誉。

一. 李雅轩和郑曼青同门情谊深

杨氏太极拳第四代传人中,好手辈出,其中「三轩」(牛春明、田兆麟、李雅轩) 更是其中翘楚。以拳龄来说,太老师郑曼青先生是李雅轩大师的小师弟。在瞿世镜《杨门弟子素描》一文中 (见中国大陆《武林》杂志2001年7至10期连载;台湾《太极拳杂志》2003年145至148期转载),提及李大师在1914年即入宗师杨澄甫先生门下,当年杨健侯先辈都还教过他。而郑太师是在杨宗师1930年定居上海以后,才有机会请杨宗师指导拳艺,两年后 (1932年) 正式拜师入门 (见《太极拳体用全书》内《郑序》一文) ,习拳直至1936年杨宗师身归道山為止【註一】。据说郑太师的一流化劲,多少也受益于经常与李大师及张钦霖先生等这些师兄们的推手和散打中锻练出来。郑太师个子小,入杨门较晚,但人很聪明,很快就能体会到太极拳的巧妙深奥之处,在太极器械方面尤擅于太极剑术。最近几年笔者有机会拜访成都的「四川太极拳推手研究会」,并与李大师门下交流。据李大师的门下所述,李大师对他自己的同门师兄弟中,只赞许过武汇川先生的功夫,但对郑太师却甚有好评,这是不容易的。李大师高徒张义尚先生在《养生蠡测》一书中,曾详述抗战期间郑太师如何被友人何毅吾佯请到重庆的英国大使馆出诊,其实是被安排去比武,到了路上,何先生才将这事情说明,郑太师无可奈何,只得随去,结果大胜而归。同样的,从罗邦桢老师那里,也常听到郑太师称赞李大师的太极拳功夫,还鼓励罗老师有朝一日要向李师伯学习拳艺。从两位前贤的相互推祟中,可以体会到郑太师和李大师彼此之间,惺惺相惜的非常情谊。李大师于抗日战争初期 (1938年) 避难到成都后,成为「四川杨氏太极拳宗师」。无独有偶,郑太师於 1949年避难到台湾后,推广杨氏太极拳於台湾;其后与1965年,更远至美国纽约,成立时中拳社,宏扬杨氏太极拳于海外,成為「美国杨氏太极拳的播种者」。

\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内争,战乱频仍,杨澄甫宗师的众多门生大多数身羁大陆。这些留在大陆前辈们的晚年遭遇令我们叹惜,不知他们一身的好功夫流传下来多少?相较之下,杨氏第五、六代传人的拳艺,似难与上一代相比。在大陆的杨门众多徒弟中,李雅轩大师的一生可说是有惊无险,衣食不愁,有真功夫但很低调,懂得如何提防宵小,在严峻的客观环境下,只在小范围内传授,少作公开表演,遂能安然度过了多次政治风暴。

更可贵的是李大师留下了一些平日练拳的随笔心得和书信,反映出一个已真正懂得太极拳功夫的大师,还一步步在向前求进步,其武学价值和珍贵程度实胜於一般的太极拳著作。听罗老师说过,多年前他在成都曾看到李大师传下来的一些手抄原稿,当时甚为兴奋,曾建议李大师的女婿陈龙骧先生将其整理出版,让更多人能共享其益。现在我们很高兴陈先生和夫人李敏弟女士与台北市的逸文武学书馆合作,出版了一系列李雅轩大师谈论太极拳艺的书籍。

[page]

二. 太极拳文献的价值和用处

其实,市面上有关太极拳的书籍已是琳琅满目,有些人练拳没有几年,对拳艺的认识和体会还很肤浅,更谈不上有什么功夫,竟然已经开始写书上市了。其内容不外是抄些拳经、拳论,有的加上了自已的拳照和图说,附带自以为是的说法,这类书籍中、外文都有。有的更扯上了河图洛书及五行八卦,玄上加玄,只会益增其惑,不看也罢。罗老师曾屡次谈及,只有1934年以前出版的太极拳书籍才有看头,过了1934年以后出版的太极拳书,则间或有佳著,但须慎选之。言下之意是,以前的著者多有真功夫,也有一已之心得,阅其卷页能得其益。古语说得好:「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若著者没有真实功夫,写出来的作品,会让人「取法乎下,得其下下矣」了。因此,笔者浅见认为,太极拳的书籍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必读」之书,第二类是「参考」之书,第三类是「浏览」之书。必读之书只是少数的一些作品,但应当全读、勤读,而且用心地读,直到有朝一日能读懂、读通,得其精髓。供参考之书为数也不算多,旦只要细读某一部分的精髓就够了。其他的都是浏览之书,不必过于细心去读。

第一类「必读之书」就是太极拳先贤遗留下来的拳经、拳论、歌诀。郑太师曾说过:「练太极拳并没有什么秘诀,要是有秘诀的话,其秘诀就在太极拳经、拳论、歌诀里面,因为其中每一句话都有深义,只要大家能照拳论里面所说的原理去下功夫,是绝对可以学得好的」。中国大陆在1991年出版了一本《太极拳谱》,编辑者沉寿先生收集了各家太极拳古典理论文献147篇,全书以清代作品为主,但也有明末清初陈王廷和清末民初陈鑫及宋书铭等前辈的作品,可说是集太极拳「精华」之大全了。此本有系统且广泛的拳经、拳论、歌诀之书是非读不可。另外,笔者认为,也必须勤读下列四篇经典性作品:包括三篇杨澄甫宗师口述的《太极拳之练习谈》(张鸿逵先生笔录,张是1912年陆军大学首任校长) 、《太极拳术十要》(陈微明先生笔录) 、《论太极推手》(陈微明先生笔录) ,以及郑曼青太师写的一篇《体用歌》(见《郑子太极拳十三篇》)。太极拳拳理的钻研与发展,首推武氏一门 (武禹襄先辈和他的传人李亦畬先生);现在加上了杨宗师和郑太师的切实论述,代表了杨氏一门对太极拳理论体系的贡献。在勤读这些必读作品时,首先要了解其真意及中心思想。通过对真意的了解,可以帮助发现自已练拳的问题,再思考如何解决问题。中心思想即针对其核心观点的认识,再进一步对拳经、拳理的细节要点的了解。然后,再总结每一次自己对拳谱上一些练拳问题思考的结论。日后,拳艺逐渐有了进步,再要回过头来不断地重读温习这些拳经、拳论、歌诀。目的是要再巩固一下自己的学习成果,并且从整体上形成对拳谱思想的交融与契合。另外,应把自己思考的一些困惑记录下来,以便向老师、同道们请教与交流,如此不断地设法运用太极拳理论去增进拳艺。

从前,这些拳经、拳论、歌诀都是秘诀,是珍藏之物,不示外人。杨振基前辈在1996年8月受邀来美,蒞临华府参加一项五家 (陈、杨、武、吴、孙) 太极拳研习会时曾告诉笔者,杨家有本手抄的太极拳老拳谱卅二解 (即《杨澄甫家传的古典手抄太极拳老拳谱三十二目》,实为四十目) ,长期保存在杨宗师夫人侯助清女士处,后来母传子到了杨振基前辈手中,但他也从不示人,直到1992年才对外公佈,并附在其口述《杨澄甫式太极拳》一书里。

杨前辈在河北省邯郸市义务教拳30多年,是位敦厚朴实的长者,这次生平第一次出国来美访问时已有75岁了。当时,他签名赠送了此书给笔者,但笔者立即告知,这些杨氏传抄老谱早已包括在沉寿先生1991年出版的《太极拳谱》书内【註二】,杨前辈听后颇为惊讶和无奈。现今,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得这许多宝贵资料,焉能不加珍惜!

第二类「参考之书」主要是由深谙太极拳武功之精奥者所著作的练拳方法和心得之类书籍。我们希望从其内容找出自己感兴趣的部份,分析其观点和论证,来帮助自己对拳经、拳论、歌诀的进一步了解。可惜历代的太极拳能手颇多允武不允文,文武兼备有成的毕竟是寥寥可数。杨氏太极拳第一、二代先辈都没有出书立作,到了第三代才有许禹生先生写的《太极拳势图解》,此系第一本杨式太极拳著作。随后,有两本以杨澄甫宗师为名的《太极拳使用法》和《太极拳体用全书》,是由其得意弟子代為执笔的。至于杨家太极拳第四代的好手,出书的仅有前辈陈微明、黄文叔、董英杰、吴志青、郑太师等数人。譬如,「三轩」之首的牛春明先生,由杨健侯先辈代子传艺倾囊相授的杨家太极拳、剑、刀、枪及内功心法,并在晚年秘授点穴之术,但其精湛的拳技并没有留传下来。其女牛筱灵於1998年在香港出版的《牛春明太极拳》一书,只剩下牛前辈的晚年拳照。又田兆麟先生的太极拳功夫了得,学到杨健侯先辈之中架及杨少侯前辈之小架子快拳,但从无著作。幸好,经由田兆麟先生口述,其弟子陈炎林先生笔录之《太极拳刀剑杆散手合编》,1943年由上海国光书局出版,详细记录了杨健侯先辈所授之大架、器械、内功基础;可惜未将杨健侯先辈所传之中架及杨少侯前辈所传之六十四式小架包括在内,如今杨式中架、小架恐已后继乏人。杨家太极拳从第五代起,基于各种主、客观因素,功夫己是远逊於前了,现今太极拳的爱好者应共同多加检讨和互勉。

其他如陈、武、吴、孙各家有真正深厚太极拳技的写著者亦为数不多。以下是自民初至1948年以来,笔者认为值得精读及参考之书籍【註三 】。

[page]

杨氏太极拳

·《太极拳势图解》,许禹生著,1921年出版〔杨式太极拳的最早著作;许是杨健侯的弟子,又曾受教于宋书铭 (太极名家)、刘凤春 (形意、八卦名家)、张策 (通臂、太极名家) 等人〕

·《太极拳讲义 (拳术) 》,陈微明著,1925年出版〔陈先从师孙禄堂习形意、八卦,又从师杨澄甫习太极拳〕

·《太极拳法实践》,王新午著,1927年出版〔王从学於许禹生、纪子修 (师承凌山)、吴鑑泉、宋书铭〕

·《太极拳答问》,陈微明著,1929年出版

·《太极拳使用法》,杨澄甫著 (董英杰代笔),1931年出版

·《太极拳体用全书》,杨澄甫著 (郑曼青代笔),1934年出版

·《太极拳要义》,黄文叔著,1936年出版〔黄从学太极拳於杨澄甫,又从李景林习武当剑,及与孙禄堂、张兆东 (形意、八卦名家)、杜心五 (自然门名家)、刘百川 (北派少林名家) 等研究武技〕

·《太极正宗》,吴志青编著,1940年出版〔吴从杨澄甫习太极拳,又从于振声和马金标习查拳〕

·《太极拳法阐宗》,王新午编撰,1942年出版〔主要依据许禹生《太极拳势图解》而撰〕

·《太极拳刀剑杆散手合编》,陈炎林编撰 (田兆麟口述),1943年出版〔田先后拜师杨少侯及杨澄甫為师,陈为田兆麟的弟子〕

·《郑子太极拳十三篇》,郑曼青著,1947 年出版〔郑从师杨澄甫习太极拳〕

·《太极拳释义》,董英杰著,1948年出版〔董先向李香远学武式太极拳,后投入杨澄甫门下〕

陈氏太极拳

·《陈氏太极拳图说》,陈鑫著,1919年出版〔陈家沟太极拳最早的理论著作;陈鑫为陈氏太极拳第八代传人〕

·《陈氏世传太极拳术》,陈子明著,1932年出版〔陈子明为陈氏太极拳第九代传人〕

·《陈氏太极拳匯宗》,陈绩甫著,1935年出版〔陈绩甫为陈氏太极拳第十代传人〕

·《陈氏太极拳入门总解》,陈绩甫著,1935年出版

吴氏太极拳

·《太极拳浅说》,徐致一著,1927年出版〔吴鑑泉拳势的最早著作;徐为吴鑑泉的弟子〕

·《科学化的国术太极拳》,吴图南著,1931年出版〔吴先后拜吴鑑泉与杨少侯為师〕

·《吴家太极拳讲义》,吴公藻著,1932年出版〔吴公藻乃吴鑑泉次子〕

·《吴鑑泉氏的太极拳》,陈振民和马岳樑合著,1935年出版〔马乃吴鑑泉长女吴英华的夫婿,陈为马岳樑的师兄〕

其他孙、宋、赵堡式太极拳

·《太极拳学》,孙禄堂著, 1919年出版〔孙从师郝为真习太极拳〕

·《太极拳》,李先五著,1933年出版〔最早介绍宋书铭的三十七式太极拳专著;李从刘彩臣习宋书铭三十七式太极拳,刘是全佑 (吴鑑泉之父) 的弟子〕

·《太极拳正宗》,杜元化著,1935年出版〔赵堡太极拳最早的拳理著作;杜从学於任长春。任长春的师承关係,一说为从师于赵堡镇太极拳传人陈清萍,另一说为从师于陈仲甡 (陈鑫之父)〕

最后来谈谈第三类「浏览之书」。自1949年以后太极拳经由香港、臺湾普及至全世界,虽然水准大不如前人,但写书的人可增多了,市面上的中、外文太极拳书籍大概已有几百本了;这些书,笔者都归类于第三类「浏览」之书。不可否认,各流派或都出了一些很好的书籍,但这些书籍多从普及入手,目的只是让学者学会架式,引领入门。如果要深入探究,这些书籍就力不从心了。

有一些太极拳书籍,也介绍「理」 或「法」,但相较之下,程度还是有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可一目十行,匆匆翻页,「狼吞」似的浏览一下,再迅速的判断其价值,或可扩大了自已的一般常识。遇到好的地方,不妨细读一阵,将来和其他同道谈论到一个主题时,你能够想到哪个人在哪本书中曾经对此有过论述即可。在我们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最大的苦恼是信息太多,我们最大的难题是选择的问题,因此就更需要有选择、有规划地进行学习。要学做减法,就是把那些不想做的事情摒除掉。当敢于舍弃、知道如何舍弃的时候,才能真正近入「不惑」的状态。其实,老子《道德经》有云:「少则得,多则惑」。但凡一种学问、一种技艺,要想学好它,首先是少,在少的基础上,经过勤学苦练才能达到「得」,进而达到「精」,著书亦然。多年前,笔者曾怂恿罗老师出版自己的太极拳专书,那时他说市面上专书己够多了,不少他这一本,再说郑太师早已有书问世,学者大可以参阅也,他只求尽心翻译郑太师的书即可。现在笔者也年过60,才开始领悟到一点不惑之理;孔子曰:「四十而不惑」,笔者迟了20年。

[page]

\

三. 练拳经验谈

诚然开卷是有益的,但是光靠读太极拳书籍是无法培育出太极拳能手的。太极拳功夫有很多层次,如果没有明师言传身教,就会长期停留在一个层次上,很难有所突破。简单地说,要想练出太极拳功夫,拜求明师指点才是捷径。明师,就是明白拳理的老师,所谓「明师一点,胜过苦练多年」。

但是罗老师亦说过:「练拳要领可在明师的指导下,学者才能了解;实际上,知道要领是一回事,能否深入功架中又是一回事」。所以能「知」之外,还须能「行」,在平时练架子时,要常将要领去验证每一个动作,务求合于基本要求,这样才能打下良好的基础。然后,下一步更重要的考验是有无持久的恆心与毅力,要经年累月无休无辍地去练正确的拳架 (不是表演式的拳架),才会悟出更多拳经、拳论、歌诀里的真谛。进而,领略到正确的功架后,谁下的苦功愈深,谁就有希望练到一定的功夫。练拳的基本规范,在杨澄甫宗师口述的《太极拳之练习谈》中说的非常清楚;譬如:「练习时间,每日起床后两遍,若晨起无暇,则睡前两遍,一日之中,应练七、八次」。这些基本要求,都要能够做到。

又太极拳功夫,修的是智慧之道、觉悟之道,这是沿着学拳的阶梯由「技」而入「道」。按照道家老子的学说,学道是要做减法,「损之又损,以至於无为」,这是通过自我内在的省求而得,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练内功」。太极拳的「内」,主要是内气,是意念,正确的练拳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有可能悟到了太极拳的「内」。即从以外形引内气的层次过渡到以内气催外形的层次,到那时,外在形式、表象,就不再那么重要了。一个「内」字,尽括太极拳之根本,修练太极拳,必须要抓住根本来修。古人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又说:「但得本,不愁末」。内在的东西有了,一举一动皆是太极,无可无不可,打起拳来就有「拳味」,推手发人之时,出手极轻而他人无法应付。这种成就与拳龄并不是直接对等,有几位华府和纽约的拳友,拳龄已有40多年,但在推手时可以发觉他们对拳理的领悟还差着一点儿。所以小孩子学拳时比较困难,因為悟性不够的缘故。若练拳时不懂得思考拳经、拳理,到头来,上下内外皆未合度,如欲改正,已是「习拳容易改拳难」了。

四. 李雅轩练拳随笔的评价和质疑

现在回过头来谈谈李雅轩大师的练拳精论。据张义敬先生在《太极拳理传真》一书中所述,李大师只读了几年旧学,但爱拳成癖,在练拳理论上有所创见,即随时将练拳灵感和心得写下来,亦在一些对学生谆谆教诲的书信中提及。这些精论内容极为丰富,是李大师一生练拳的宝贵经验,是练习杨氏太极拳的精髓。在第四代杨门弟子中,李大师为后人留下了平日练拳的心得。既然是灵感和心得,所以文字都是片断的。李雅轩大师的书信摘录首见於张义敬先生著的《太极拳理传真》一书,其后更多的练拳随笔和书信亦见於陈龙骧、李敏弟夫妇合编著的《李雅轩杨氏太极拳法精解》、《李雅轩杨氏太极拳架诠真》、《李雅轩杨氏太极推手诠真》、《李雅轩杨氏太极剑法诠真》、《李雅轩杨氏太极刀法诠真》、《李雅轩杨氏太极枪法诠真》等书。笔者这裡用「编著」两字是因为这些书之内容其实都是李雅轩大师本人的论述,只是经由陈龙骧、李敏弟夫妇 (及女儿陈骊珠) 整理后出版的。李雅轩大师去逝时 (1976年) ,编著者才20多岁,而李大师的遗稿也延迟了20多年才问世。

这套「李雅轩杨氏太极拳系列丛书」是李大师研究太极拳的成果结晶,他自始至终保持了杨式太极拳的纯正风格,尤其在拳论中很提倡静、悟的功夫,其见地之高深、论述之精彩、于平淡处见真识,值得精读,可以归属于第二类的参考之书。

在器械方面,一般文献中的「太极枪十三法」都只限于「四散枪」、「粘黏四枪」、「掷摔四枪」、「缠枪一路」的叙述 (见《太极拳使用法》、《太极拳释义》、《太极拳刀剑桿散手合编》、曾昭然先生编撰的《太极拳全书》、上海永年太极拳社之《太极枪十三法》) 。历年来整套的太极枪谱一直欠缺,是因为太极枪术一向只传资深入室弟子,故习者甚少,更不轻易示人。杨门的第四代传人中,也只有李大师留传下来太极枪法的完整套路,只遗憾其本人的枪照残缺不全。因此,所谓「李雅轩杨氏太极大枪套路名称」,在《李雅轩杨氏太极枪法诠真》一书所载的四十一式,与编者的师兄栗子宜先生于1991出版的《传统杨氏大架太极拳、械、推手》中所述的四十九式并不相同,其相异之处有待考证。

后人在整理先人的作品时,若考证不严,难免会出差错。站在杨式太极拳后学的立场和尊重著作权的认知上,笔者必须指出《李雅轩杨氏太极推手诠真》(台北逸文公司2004年出版) 一书中,第67到72页约三千个字有关「李雅轩先生阐述太极拳推手要领 (于一九五四年) 」一文,根本不是李大师本人的练功心得,而是编著者不察才误植于李雅轩太极拳系列丛书内。此文的真正作者是笔名「平江不肖生」的「向恺然」先生,原来的题目是《太极推手的研究》,系向恺然先生在1934年之后不久所写,此文曾在台湾《太极拳杂志》2001年138期刊载。文中除了详细阐述太极拳推手要领外,还记载了向先生学习和研究推手的经过。笔者在《太极拳杂志》138期内,附写了一篇向恺然先生小传的短文。观其一生,向先生曾向许多太极拳名家请教,并与他们推手,所以能写出隽永的武术论述文章。可惜这位文武全才的前辈,晚年时受到政治迫害,於1957年去世。但是这篇有关推手要领的文章,绝对是完成在1954年之前。这同样的三千字推手要领亦被误植于《李雅轩杨氏太极拳法精解》(台北逸文公司2003年出版) 第66到72页及《杨氏太极拳诠真》(北京体育大学2008年出版) 第216到219页。向先生另写有一篇谈论《练习太极拳之经验》一文,被吴志青先生纳入其1940年出版之《太极正宗》书内,且标题清楚示明為向恺然先生所著。其中有关推手作用的部分,因其描述细腻,亦被张义敬先生转录在《太极拳理传真》一书裡,但张先生在书内註明了其来源。

以李雅轩大师在太极拳技艺上的成就和对太极拳发展的卓越贡献,是我等后辈敬佩的典范和学习的楷模。其留传下来的珍贵练拳心得,并不需要多添一些非其所著的「阐述太极拳推手要领」,以免引人误会有抄袭之嫌。希望编著者陈龙骧、李敏弟夫妇能改正这项错误,适时提出说明,并在这几本书再版时,删除此三千字原係向愷然先生写的推手要领,以维护李大师的崇高名声。

过去,陈龙骧先生曾在中国大陆《太极》杂誌1999年第5期发表了「李雅轩先生对《太极拳体用全书》的眉批」;该文又在《武林》杂誌2000年第8期以「李雅轩对《太极拳体用全书》的批评」為题发表。文中认為《太极拳体用全书》多处有错,是代笔者郑曼青先生「学拳未久,不懂拳意,自己想造出来」的,此文曾引起太极拳界的热烈讨论。盖《眉批》是李雅轩大师早年的读书笔记,是自我比较《全书》与当初他跟杨澄甫宗师所学拳架的异同而有感而发,其本意应该不是针对老师杨澄甫和同门师兄弟。杨澄甫宗师以大架授徒,但其早、中、晚期拳架略有不同;而且《全书》是杨宗师健在时出版的,是经过杨宗师过目首肯的。只是陈先生未对事实的全盘背景有充分瞭解之前,就公布了李大师的《眉批》,这才引发了太极拳文坛的争论【註四】。这次,陈龙骧、李敏弟夫妇在继续发表李大师遗作时,又有审察不周的误失。因此,希望读者及陈龙骧、李敏弟夫妇能了解,本文只是为了公开还原向恺然先生《太极推手的研究》一文的真实,也希望今后他人不会因此文的误植而对李雅轩大师的练功心得产生任何误会。

[page]

【注一】:郑曼青太师拜师入杨澄甫宗师门下习拳的资料如下。瞿世镜先生在《杨门弟子素描》一文中记述:「1928年杨公自宁来沪,经叶大密介绍,郑曼青、黄景华、濮冰如等均请澄甫公指点……….郑曼青精于岐黄之术,太师母候夫人患病,服其所开中药处方,霍然痊愈…….…故于1930年之后相继拜师入门,成为杨公入室弟子」。但在《太极拳体用全书》的《郑序》一文中,郑太师谓:「壬申 (注:1932年) 正月,岳 (注:郑太师原名岳,字曼青) 在濮公秋丞家,得唔杨师澄甫,秋翁介岳,执赘于门,承澄师之教导,口授内功……….」。又《郑序》中记载:「庚午 (注:1930年) 春……….因复与同事赵仲博、叶大密研习斯术……….鍥而不舍,两年之间,与有力十倍於我者较,则数胜矣」。据此,笔者推论,郑曼青太师在濮冰如的父亲濮秋丞 (前清进士) 当介绍人正式拜师入杨宗师门下之前,巳随同叶大密等人练拳,并经叶大密先生介绍,请杨宗师指导拳艺两年,加上拜师后的五年,总共向杨宗师学拳七年。而叶大密先生曾向田兆麟、杨澄甫、杨少侯、孙存周、孙禄堂等名家学习过,但都没有正式拜师。叶先生的老师很多,而师父只有李景林先生一个。

【注二】: 《太极拳使用法》书内,除收有王宗岳《太极拳论》等文章外,另附有《杨氏太极拳老谱》十六篇。除了「大小太极解」篇外,其他十五篇均同於《杨澄甫家传的古典手抄太极拳老拳谱》的相关内容。沉寿先生於1991年10月由人民体育出版社初版的《太极拳谱》,包含了《杨澄甫家传的古典手抄太极拳老拳谱》的卅七目,只有「张三丰承留」、「口授张三丰老师之言」、「张三丰以武事得道论」三篇未列入。沉先生谓这些杨氏太极拳老谱采自《太极拳功解》一书,书内另有王宗岳的太极拳谱和宋书铭传抄的太极拳谱。因其所用十行纸旁框外的左下角印有「万县兴隆街裕兴昌印」九个字,故称为「万本」;但沉先生并没有对此「万本」之书的来历、下落作进一步说明。又雷同此四十目《杨氏太极拳老谱》亦附载于1980年香港再版名《吴家太极拳》一书,此书原名《吴家太极拳讲义》,系吴公藻著;再版加入吴家线装本「太极法说」,即吴家秘藏一百多年的由杨班侯传吴全佑之手抄秘本《杨氏太极拳老谱》。

\

【注三 】: 武氏太极拳由武禹襄开创,李亦畬、李启轩承袭,到三世郝为真始广为流传。李亦畬将王宗岳、武禹襄及其本人的论著编辑成《廉让堂大极拳谱》手抄三本,一本交胞弟李启轩,一本给了郝为真,一本自存。这就是闻名于世的「老三本」,被太极拳界奉为经典拳谱。郝为真生平无著作,其次子郝月如著有《太极拳十三要点论解》、《武式太极拳走架打手》,此两论述被纳入郝月如之子郝少如编著的《武式太极拳》一书 (1963年出版),此应为叙述武氏太极拳的最早书籍。又李亦畬次子李逊之在1944年前著有《初学太极拳练法述要》、《不丢不顶浅释》、《授艺精言》等拳论。

【注四】: 撰文争论杨澄甫宗师和李雅轩大师的功架者有路迪民、瞿世镜、金仁霖、严翰秀、张义敬等人。

本文链接:从李雅轩阐述推手要领谈起

友情链接:

佛经大悲咒全文 心经结缘 念佛